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涓涓的学佛乐园

简单。真诚。朴素。勇敢。智慧。喜悦。清净。慈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学佛是自性的流露  

2009-09-21 21:37:34|  分类: 《太上感应篇》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太上感应篇  (第一四七集)  1999/11/17  新加坡净宗学会  档名:19-12-147
诸位同学,大家好!我们接著看《感应篇》第六十四节:
【以恶易好。以私废公。】
六十五节:
【窃人之能。蔽人之善。】
        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很容易犯,所谓「挑剔」。无论在什麼样的场合,在什麼样的环境当中,觉悟的人跟不觉悟的人的差别,就在此地。觉悟的人是為眾生活在这个世间,迷惑的人是為自己利益活在这个世间。為自己利益活在这个世间,当然他要受轮迴果报,所谓「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」,六道轮迴是他的家。如果為眾生活著的,一切為眾生,六道跟他就不相干了。所以迷的人,无论在什麼环境当中,遇到好的总是要自己佔有,把次一等的、不好的推给别人。我们很冷静的观察,就能看到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之后,回头想一想,我们自己处事待人接物又如何?有没有犯这个恶?所以冷静想一想,自己就明白了。我们是轮迴中人,还是真的所谓极乐世界的人?如果真的是极乐世界的人,到这个轮迴裡面来是帮助别人的,所谓救度一切眾生。救度一切眾生,要拿行為表现给人看,世间人贪爱,我们施捨;世间人要好的,我们要不好的;样样东西你们不要的,我要;你们要的,尽量的供养你们。
        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,僧团裡面出家人穿的衣服叫「粪扫衣」。什麼叫粪扫衣?人家穿破旧的衣服不要了,丢到垃圾堆,出家人把它捡起来,还可以用的,一块一块剪下来,裁下来,拼拼凑凑这样缝成一件衣。所以我们看出家人披衣一块一块的,那一块是什麼?是到处捡来的。因此质料不一样,顏色也不一样,穿起来很难看,必须重新染一染,所以叫「染色衣」。这是世尊、佛菩萨做了榜样给我们看,教化世人,这一个恶的习气才能够断绝。
        『以私废公』,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。有一点地位,有一点权势,就尽量来利用,利用自己的权势,求取自己的利益。贿赂,不错,是人家送来的,接受贿赂在佛法裡面是盗戒,「我没有去偷盗,是他送来的」,他不是甘心情愿送来的,他是有求於你,不得已而送来的,这是犯盗戒。盗的手段很多,方法很多;换句话说,凡是不应该得到的,无论用什麼手段,你得到了都叫盗戒,偷盗戒。
        「以私废公,以恶易好」,要看这个事情的大小,影响面广狭、影响的时间长短来结罪。所以在佛门裡面,前面我们曾经读到「壅塞方术」,我跟诸位报告过,几乎每一句都有连带关係。
        像我们现在流通佛法,无论是流通经书,流通录像带,我们以这个做例子。这些事情大眾委託你去办,涉及到钱财,你如果偷工减料,在这裡面以这些财物据為己有,这个罪过已经很重。我们印书,你有没有认真去选纸张,有没有认真去想一想。考量有很多方面,如果希望这本书能够传之久远,那你一定要想到纸张要好,要能够保存年代久。西方人的纸张,现在高级的是圣经纸,可以保存两百年;通常一般的纸张,它的寿命顶多是一百年,到那个时候这个纸变成粉了。但是中国的纸张没有外国纸张那麼好看,可是耐久,中国的毛边纸可以保存五百年,中国的宣纸、连史纸,都可以保存一千年。连史纸不知道你们懂不懂?连史纸很薄很软。我们要印书,有没有考量到这些地方。如果这是善本,希望它保存永久,这个书给谁?给图书馆收藏,这是传之永久,我们对纸张就要考虑,不能计较成本。如果是為普及,这是為宣传,希望很多人都能够得到,纸张差一点没有关係,量要大。所以要考量重点摆在那裡,我们要怎样去做,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,人家拿在手上能生欢喜心。用钱,一分一毫都不能够糟蹋,糟蹋都是造罪业,所以公私要分辨得很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佛祖不但教我们要修福,最重要的要惜福。这个世间知道修福的人,有;知道惜福的人太少太少了。可以说在开发中的国家懂得惜福的人愈来愈少,未开发的那些地区,懂得惜福的人很多。為什麼?物资非常缺乏,所以对於物力还能够爱惜,这些道理我们要懂。《汇编》裡面的註解举了个例子,「以恶易好,如铁易金,石易玉」,这些事情多了。尤其现在的商场,这个还没有什麼,把铁镀成金,当作金子骗人,把石头当作玉骗人;人家欢喜买玉,骗他也无所谓,反正他有钱。可是造业最深重的是造些假药,这个罪过重,这是眼前虽然图一点点小利,决定堕阿鼻地狱。你卖假药,你是害命,这个罪过大了。凡是於眾生百姓生计的这一方面,你要是「以恶易好」,这个罪就特别重。因為它是生活所必需的,生命所依靠的,修德都要从这个地方来做功夫。
        此地引四祖一段话,这是禪宗的,「境缘无好丑,好丑从心起,心若不强名,妄情从何起」。佛法修的是什麼?清净心,平等心。你的心裡面还有好丑,还有好恶,这是你的烦恼现前,自己一定要觉悟,这在造业。
        这裡还有一段故事,元晓法师是韩国的一位高僧,唐朝时候人,这也是净土宗的大德,他到中国来寻师访友,吃了不少苦头。夜晚睡在郊外坟地,半夜渴的时候没水喝,看到坐的旁边有水,他把这个水捧起来喝。到第二天早晨天亮的时候,起来一看,这是死尸流下来的水。他这时一看到这个,心裡就觉得噁心。然后就豁然大悟,说:「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,美恶自我,何关水乎?」他喝的时候不晓得,以為是泉水,喝得非常舒服。第二天早晨一看,不对,是死尸流的,泡在水裡,从这个地方觉悟,一切唯心造,你的心是清净平等,死尸的水也是很好喝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「以私废公」,完全顾虑到自己的利益,自己的方便,不顾大眾,自己多一分方便,大眾就受一分损害。这个地方,我们要建立一个概念,我们是学佛,还是愿意继续不断再去当凡夫?如果愿意学佛,要作佛,眾生第一,一切為眾生,捨己為人,活在世间都是為眾生。一定要读经,要解义,要依教奉行,在生活当中去修,离开生活没有地方修行。修行,就是我们对一切人、对一切事、对一切物,把我们错误的想法、看法、作法修正过来,这叫修行。诸佛如来所表现的完全是性德自然的流露,最完美的德行,没有一丝毫缺陷。我们凡夫没有见性,没有见性就学佛菩萨那种行為。学佛菩萨,我们要记住,不是跟那个人学,他的行為是自性自然的流露,我们跟他学,就是我们自性的流露,所以要懂得这个道理。佛法决不是牵著鼻子跟他走,不是的,那个错误了。是他见性了,我们没有见性,我们学他这个模样,自己会见性。所以一定要放下自己的成见,放下自己的见解,放下自己的想法看法,听从佛的教诲这叫皈依。从哪裡皈?自己要晓得。从自己妄想分别执著、从自己错误的想法看法回过头来皈依,依佛菩萨的教诲。我们初学佛,没有见性,一定要用这个方法。下面一句:
【窃人之能。蔽人之善。】
        『窃』是偷窃。这个例子举得很好,譬如「窃人之文,以為己作」。这个事情自古以来也常见,别人写的文章,据為己有,把人家的名字去掉,用自己的名字来发表,人家辛辛苦苦经多少年的研究,发表一篇论文,结果被别人窃取了。我在美国洛杉磯就见过,赵立本居士是个大学教授,多少年努力辛苦,写出几篇论文,结果发表一看,不是他的名字,别人的名字。所以他非常不平,以后工作辞掉了,去开餐馆,他把这个事情告诉我。诸如这一类的,冒别人的功劳,古今中外,我们在歷史上都看到,这是自欺欺人。我们仔细观察,看看他有没有好的结果?大部分晚年都遭遇到果报,纵然这一生当中没有败露,《感应篇》裡面讲得好,你能够瞒得过人,瞒不了天地鬼神;天地鬼神真有,不是假的,那不是吓人的。这些道理事实,我们都要懂得。
        尤其我们生在现前这个时代,诸位只要冷静观察各个方面资讯的报导,我们就明瞭我们现在处的是一个什麼样的时代。灾难一年比一年多,一次比一次严重,我们还不觉悟,还在那裡造孽,后果不堪设想,而且这个后果会很快就要到临。我们生在这个时候是共业所感,我们能倖免吗?如果要求倖免的心,有这种念头,那也是个错误。我们很清楚,不可能倖免,我们怎麼办?我们一定顺从佛菩萨的教诲,活著一天,这一天积功累德,断恶修善,不怕死。人哪个没死?死很平常,问题是死了以后到哪裡去。世间人不懂,我们懂,抓紧机会断恶修善,你就决定正确了。
        什麼是善、什麼是恶要搞清楚,利益社会、利益眾生的是善,利益自己的是恶,一定要把它搞清楚,全心全力為社会、為眾生,捨己為人,為他们服务。你诚心诚意為他服务,他未必感谢你,可是我们知道应该要做的,一定要做。我们并不求人家感激,只把我们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,我们本分事情就是捨己為人,為眾生服务。
        在服务裡面,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是帮助别人觉悟,帮助别人断恶修善,帮助别人破迷开悟。我们能这样做,这是真正佛弟子,真正的菩萨道。所以经不可以不读,理不能够不解,明白这个道理之后,一定要依教奉行。好,今天时间到了,我们就讲到此地。

 

相关链接 ☆ 和我一起读经典——《太上感应篇》
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