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涓涓的学佛乐园

简单。真诚。朴素。勇敢。智慧。喜悦。清净。慈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圣贤的功夫,没有别的,就是在改过。  

2009-09-06 13:53:34|  分类: 《太上感应篇》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太上感应篇  (第一三二集)  1999/10/30  新加坡净宗学会  档名:19-12-132
        诸位同学,大家好!请看《感应篇》第五十七段:
       【知过不改。知善不為。】
        这是恶报裡面的第三段。这一段文字,第五十七到第六十,到「侵凌道德」这一句。我读这一段经文,感慨非常之深;读了之后,仔细想想,经都不能讲了。圣贤的功夫,没有别的,就是在改过。註解裡说得好,一开端「文殊菩萨白佛言:少年造孽,到老修行,得成佛否?佛言: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」回头就是改过。圆悟禪师说:「人谁无过,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唯君子能改过迁善,则其德日新。」什麼是君子?在佛法裡面,真正发心修行的人,这个人就是君子。佛法修学有三个阶段,天台家讲「六即佛」,「名字位」那是不能改过的,有名无实,决定不肯改过迁善,这种人是假的学佛,不是真学佛。「观行位」是真学佛了,观行位是落实,把佛陀的教诲去做到,依教奉行,这是观行位。我们念佛求往生,要做到观行位往生才有把握,生凡圣同居土。要是「相似位」,那你就生方便有餘土;「分证位」则生实报庄严土。所以要改,知过就是觉悟,这个人觉悟了;改过就是用功,功夫落实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读了很难过,我刚才讲我不敢讲经了,我只有回去住小茅篷,闭关静修。為什麼?跟我学的人不知道改过,不知道自新,我讲经说法全盘失败。我清楚,我明白,為什麼还厚著脸皮在这裡讲?没有机缘接近我的人,有不少人想学,我们利用网路、利用录像带传播,送给真正有心想学的人,為他们,所以厚著脸皮在这裡干,不怕人耻笑。自古以来,唯有好学才对得起老师,而一个老师一生当中能收几个学生,太难了!现在人了解事实真相,所以也就能原谅我,不再羞辱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过去我在全世界许多地方,说得好听一点,弘法利生的事业,自己总感觉得非常孤单,非常辛苦,没有志同道合的。所以每一次回到台湾,我一定去看老师,我总是劝老师,希望老师能多栽培几个学生,我们在海外能有点助手。老师也很感嘆,是啊!许多年当中,每一次见面我都会提这个问题,大概总提了七、八次。最后老师跟我说:「我不是不栽培学生,你替我找学生。」从此之后,我不敢再说话了,為什麼?我找不到学生。我才明白,他不是不教,是没有人学。学要真听话,真依教奉行。阳奉阴违,我们还干欺骗老师的事情,老师晓不晓得?晓得、明瞭。听李老师讲经的人,在台湾超过五十万人,常常跟他身边常随眾二十多个人,一天到晚不离开老师的。这二十几个人,哪个真学,哪个假学,他心裡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他知道,我也知道。李炳老在台中,后半生全部贡献在那边,真正跟他学的人,几个人?三个人而已,他已经就相当安慰了。
        以后我到北京访问黄念老,黄念老是我在美国跟他联繫到的,那个时候我是「美国佛教会」的会长,掛名的会长。那边同修对我很尊重,说他们要请一个密宗上师到那个地方来传法,跟我商量。我不同意,我说我们祖祖相传,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,不要再搞其他的。然后我就问他,这个上师从哪裡来的?他说从北京。我就问他这大名。他说:「黄念祖。」我一听说黄念祖,这个人的名字我印象很深,从前李老师曾经跟我们提过。我就问了一声,我说:「是不是梅光羲的外甥?」他说:「是的。」我说那请他来。梅光羲是李炳南居士的老师,这是我们同门的,同门不管讲哪一个法门,路不会走错,不会指错。我们并不是排斥哪一个法师,我们怕把自己所修学的法门搞乱了。这是我们一个师承,他是夏莲居的传人,梅大师的外甥。我说这个人虽然没见面,知见一定不会错误,欢迎他来。
来了之后,他带了一部《无量寿经》的註解,油印的本子,钢版刻字油印的本子。我们晓得,那种印刷不会超过一百五十部,一百五十部以后就模糊不会清楚,所以数量很少,只带了一部。他把这本送给我,我看了之后非常欢喜,我弘扬这部经,他也弘扬这部经,当时在全世界弘扬这部经的就这麼两个人,所以看了非常欢喜。
        在美国没有机会见面,他在美国住一个月就回北京去了,所以我一定要到北京去看他。我们一见如故,同一个师承,他很感慨说:「李炳老有你这一个学生就够了。」我们跟一个老师,要知道老师的恩德,要报恩。用什麼方法报恩?依教奉行。佛教我们「息灭贪瞋痴」,教我们「勤修戒定慧」,我们贪瞋痴还天天增长,戒定慧忘得乾乾净净,对不起佛菩萨,对不起歷代传法的祖师大德。李炳南老居士在台中教学三十八年,能够遇到这三个学生真正肯干。怎麼干法?就是这两句,「知过能改,知善肯為」,没有别的。不能改过,不肯為善,这是自暴自弃,怎麼能有成就?
        我这一生生活在感恩的世界裡,承蒙老师的教诲,我明白了,知道自己怎样修学。得韩馆长三十年的照顾,我们辛苦经营一个「图书馆」。韩馆长往生了,当时「图书馆」註册產权是用馆长的名字,走了之后,走得也很突然,就没能移交清楚,那麼是她自己私人名字,当然继承是她的儿子。她儿子继承了这个產权,他不希望我们在那边继续再做弘法利生的事情,我们全部退出。我没有一句怨言,你们大家看到的,我对他欢喜讚叹,你们能学得到吗?你们能做到吗?我觉得高贵民的所作所為是菩萨示现,看看我们自己学佛功夫到什麼程度,是不是真放下了。所以我欢喜,我合掌讚叹,我心很平静,我欢喜让给他,不但没有怨言,一丝毫怨的念头都没有,这一关我很平稳顺利通过;通过这一关,样样放得下,分别执著断掉了。
        你们同学听我讲经,也有人跟我说,说我讲经这个风格,馆长在世跟馆长过世之后,完全不一样,有人听出来了,境界大幅度的向上提升了。怎麼提升?改过、放下,放下名,放下地位,放下权力,一切统统放下,你就成就了。还要抓得紧紧的,不肯让给别人,那是抓住三途六道。曇鸞法师在《往生论》註解裡面讲,末法时期修罗、罗剎太多了。什麼是修罗?嫉妒、瞋恚是修罗。我们想想自己有没有嫉妒、瞋恚?什麼是罗剎?贪瞋痴是罗剎。所以祖师讲这些话,我们读了想一想自己是不是?是修罗、是罗剎,不要紧,回头是岸,这是佛讲的。
       一定要放下,為什麼?「世间无常,国土危脆」。土耳其大地震,台湾的大地震,过去中国唐山大地震,那不就是佛菩萨示现给我们看,几秒鐘身家性命全没有了,我们从这个地方体会佛讲的「世间无常,国土危脆」。学佛人有智慧,什麼是智慧?抓住现前这一剎那,成就就在此地,念头一转,超凡入圣。可是这个念头怎麼转都转不过来,习气烦恼太重。
        早晨忍师来问我,要我说他的过失。我告诉他,从前李老师教给我们,教导学生在学生什麼时候?二十岁以下的可以教训他。二十岁到四十岁不能教训,要顾全人家的面子,只用暗示,不可以明说。四十岁以上的,他有过失都不能说了。古人处世待人的心态,四十岁以上定型了,暗示尚且不可,怎麼能说?忍师超过四十岁,问我,那怎麼办?读书,只有在读书裡面,印光大师教给我们这三本书,好!《了凡四训》、《感应篇》、《安士全书》天天读,读的时候对照自己的起心动念,对照自己的言语造作,好的要保持,明天还要这样作法,错误的赶紧改,四十岁以上只有这个办法。所以对於四十岁以上的人,犯过失还有批评,这个人也是无知,没念过书;念过书的人不会说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我们想想,从前弘一大师在南普陀教学,学生有过失,弘一大师一句话不说,这一天不吃饭。学生看到老师今天没吃饭,大概我们自己犯了过失了,自己去反省,去改过、懺悔,老师明天吃饭了。不知道改过,不知道懺悔,老师明天还不吃饭,后天也不吃饭,念佛往生了。不肯说你,说了有什麼用处?说了又不能改。李炳南老居士看到学生有过失,年岁小的教教,讲经当中暗示,四十岁以上的人,决定不说。我跟他的时候还算不错,我跟他的时候是三十二岁,蒙他特别爱护,他还肯说。说了我们就能改,他还可以再说;说了不能改,他下次再不说了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各地的同学,头脑一定要清楚,绝对不是跟在我身边的都是圣贤人,没有这个话。跟在李炳南老居士身边的都不能成就,一定要听其言而观其行,辨别这个人贤与不肖。千万不要误会,常常跟在法师身边的这个人一定就了不起,这是你们的错觉。我今天不得已把话说清楚,说明白,千万不能產生错觉。為什麼?误了你们自己的前程。这不是我一个,自古以来,要看他是不是真正肯学,真正好学。我们常常围在李老师身边二、三十个人,这裡面也有行邪道的,也有不如法的。黄念祖老居士曾经告诉我,他也有几位同学在佛教界裡也负盛名,修学不如法,走上邪道,走到名闻利养裡面去了,名字我就不必说了。他所说的这些人都不在了,都已经过世,黄老居士自己也往生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过去这样的情形,就常见,就不少,现在更多。什麼原因?现在人烦恼习气比古人重,现在社会这些五欲六尘的诱惑,比过去增加许许多多倍,能在这个环境裡把持得住,不是凡人。所以他依旧起恶念,造恶业,我们看起来很平常,不足怪也!能敌得过,那我们恭敬礼拜,他是圣贤降世,他不是凡人;凡人不能够避免这个过失的。我们清楚,我们明白,千万不要认為在我身边这些人各个都是圣贤,那你就完全错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自己还是凡夫,我的好处能听老师的话,念念感老师的恩,不敢做对不起老师的事情,我的长处就在此地,我知恩报恩。韩馆长照顾我三十年,我念念不忘,我坐在这个地方,她的照片掛在我对面,我讲经我看到她在笑,我看到她的欢喜相。我决定得生净土,而且告诉同学,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往生。我是凡夫,业障深重,我能够修成这样,各个人都能修成,你们肯不肯干?凭什麼有这个把握?凭放下,世出世间法我一法都不沾染,就凭这个。有一丝毫的沾染,你就去不了。「财色名食睡,地狱五条根」,染上一条,这个染是什麼?念头,不是在行為,行為太粗了。念头上有那麼一丝毫念头,你还没有放下,你就去不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恶报第三段,「世俗之恶」,世是读书人,俗是平民,一般读书、平民的恶,这是第一条。这一条要做不到,所有一切修為全是假的,你必定还是随业流转,该受什麼报应,还是受什麼报应,我们不能不留意,不能不认真去思惟。好,今天时间到了,我们就讲到此地。

 

相关链接 ☆ 和我一起读经典——《太上感应篇》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